冰贝贝儿歌
  1. 冰贝贝儿歌
  2. 其他小说
  3.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  4.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
设置

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(1 / 2)


奇摩子对火焰人脸的言语并未理会,自顾自的思量了片刻后,探手在火盆中看似随意的轻轻一抓,那火焰人脸便连同一团火影被一起被扯了出来。

只见其离开火盆之后,身形逐渐实化,竟然化作了一个手脚宽大的火发之人,那模样却与一旁的奇摩子一模一样。

而随着奇摩子掌心中一片火光亮起,身旁火焰所化的奇摩子身上气息陡然暴涨,竟然与其自身堪堪持平了起来。

“这次我亲自出马,你代我镇守仙狱。”奇摩子收回手掌,开口吩咐道。

“若是有人……”

火焰所化的假身话还没说完,就被奇摩子出言打断了:

“这里是仙狱,没有人会多嘴多舌。此行我只带一个人,会尽快返回的。”

“你连我都不带,是要带何人?”假身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的一个熟人。”奇摩子嘴角微微一翘,淡淡说道。

说罢,他便大跨步出了殿门,身上气息骤然一敛,大片火光泛起的将其身子一裹,整个人便化作一团火球,朝着远处与血云相邻的一片金色空间飞遁而去。

……

光阴如梭,一晃便是六十年。

青狐城。

城池之内,一处僻静院落外,有一条扫撒干净的青石小路。

清晨的阳光从路旁的高树桠杈间透射下来,洒下一片斑驳影子,显得分外静谧。

几个总角年纪的幼童,手里握着一杆杆彩纸做成的风车,在小路上来回跑动,彩色的风轮便转动得格外欢畅。

幼童嬉戏打闹的笑语之声,就翻过不高的院墙,洒落在相邻的院子里。

院落内花圃与青竹相对,正中一片宽敞的空地上,摆着一副石制桌凳,一名身穿黑衣身子苗条的少女,正坐在一方石凳上,一手托腮,细听着外面的声响。

这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啼魂。

自从她醒来之后,有了那直视人心的本领后,她就越发喜欢聆听幼儿笑声,那当中饱含的欢乐质朴情绪,也最能令她心情愉悦。

她正暗自微笑之际,忽然心念一动,扭头朝身后望去。

只见后面堂屋门口,韩立穿着一身崭新青色长袍,满脸笑意地走了出来。

“主人这么快就出关,难道说已经破境了?”啼魂眉头一挑,有些意外道。

“确实没费太大力气。如今诸多玄窍已开,大五行幻世诀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,所以只花了百多年时间,倒也在我的预料之内。”韩立笑着说道。

他没有说出口的是,只要他愿意继续闭关,突破到太乙后期境界,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“恭喜主人!”啼魂闻言,面上也露出喜色,说道。

“这段时间辛苦你为我护法了……怎么样,青狐族这边可有什么异常?”韩立顿了顿,继续说道。

“没有什么异常,他们的族长伤势彻底恢复之后,整个青狐族的精神面貌都大为改观,像是三军之中有了主帅,士气大振,连金马宗那边也不敢再兴什么风浪,消停了下来。我原本还担心主人你破境时动静太大,会引来他人注意,没想到连我都丝毫没有察觉。”啼魂摇了摇头,说道。

“这次破境,没有多少难关要过,算是水到渠成。况且,我是在花枝洞天内闭关,洞天入口被我以一套封绝大阵遮掩气息,所以才没有弄出什么动静。不过之后突破太乙后期,就不能继续待在花枝洞天里,动静就不会这么小了,届时还得换个地方才行。”韩立笑着说道。

韩立与啼魂二人这主仆二人正自言笑晏晏,另一边的青狐族议事大殿内,却是吵得一片热火朝天。

“族长,当日那人来我们族中的时候,我就觉得甚是可疑,现在这仙宫的消息总不会错吧?他就是一个屠戮凡人以修邪术的祸首,于情于理,我们都决不能将这样的人留在族中!”丘长老立于殿中,满脸的焦急之色,急切说道。

“是啊!丘长老所说,也并非没有可能,人族居心叵测之辈比比皆是,我们……我们不得不防啊……”另一名长老闻言,也是说道。

在其身后,还有数人虽未言语,但脸上神情凝重,也是纷纷点头。

“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,韩前辈身上气度恬淡从容,哪里有半点丧心病狂的邪修气息?他定然不会是那通缉榜上之人,况且他若真是那歹人,就不会先是出手救我,后又出手救我母亲了。”一袭青衣的叶素素闻言,脸颊涨得通红,争辩道。

韩立对他们毕竟有救人之恩在前,青狐族众人听罢,脸上也都不禁露出为难之色。

“少主年岁到底尚轻,不知道人族之狡诈阴险,谁也不知他究竟作何打算。若是他所图甚大,岂不会做那先施恩,后下毒手的事?退一万步说,他即便无心作恶,来到我们这青狐族中,也是一件祸事,这包庇仙宫通缉犯的后果,我们如何承担得住?”丘长老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的说道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